首页 / 观点&研究 / 正文

《黄金兄弟》:中年古惑仔们的戏耍

作为一部一开始就打着情怀老牌,奔着票房去的商业电影,《黄金兄弟》无疑是成功的。

1996年《古惑仔》系列电影抓在香港电影黄金年代的尾巴上横空出世,一经上映风靡两岸三地,成为了一代人青春里的记忆符号。《古惑仔》系列电影的成功也捧红了几位优秀的男演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郑伊健扮演的铜锣湾扛把子陈浩南和陈小春扮演的“山鸡哥”。二十多年了过去了,当年的古惑仔们也已经人到中年,再也没有机会在香港的街头走一走了。

不能在香港的街头重温当年的一腔热血,古惑仔们这次选择走出国门再续兄弟前缘,于是就有了这部《黄金兄弟》。二十多年之后当年的古惑仔们唱着友情岁月再聚首,这本身就是极具情怀的一件事,再加上这部电影标准的商业类型片的剧情,所以《黄金兄弟》自上周五上映以来一直高居票房榜榜首,并毫无疑问的会成为今年中秋档的最大赢家。

《黄金兄弟》这部电影的故事发生地遍布世界各地,古惑仔们从匈牙利的布达佩斯打到日本的福冈,最后再打到黑山共和国境内。真是厉害了,这种世界各地打怪的故事模式完全是在向好莱坞商业电影看齐。一切商业类型片的元素这部《黄金兄弟》里基本上也可以全部看到,精彩刺激的追车戏,酣畅淋漓的枪战戏,还有各种感情戏,以及以兄弟道义为核心的内在价值。作为一部一开始就打着情怀老牌,奔着票房去的商业电影,《黄金兄弟》无疑是成功的。我评价电影有个原则,文艺气质很重的电影重点看它的价值观表达,而商业类型片则不考虑其他,只看它的制作模式和产生的商业价值。

香港的电影环境有着浓重的商业氛围和传统,如今的香港电影也继承了这一传统,所以我们每年仍然能够看到一些敷衍了事,粗制滥造的香港爆米花电影。拍这些电影的人目的很明确那就是赚钱,其它的都不重要。他们不说教,只想娱乐大众,这真没什么错,不是所有的电影都必须来表现深刻的主题,也不是所有的电影工作者都要来拍严肃电影。娱乐大众,简单唯一的目的就有简单粗暴的拍摄方式。《黄金兄弟》更是简单粗暴,表面是在正邪两方力量的二元对立上又添加了了兄弟反目的戏码,内在里更是潦草的表现感情戏,当然了这一点几乎所有爆米花电影的弊病所在,《黄金兄弟》也不会例外。

虽然《黄金兄弟》在票房上取得了成功,但毫无疑问它仍然是一部烂片。既然是一部大烂片,那为何又会在票房上取得成功呢?思来想去之后,我觉得选择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是不会觉得它烂的,或者说看这部电影的电影的观众根本不会在乎它烂不烂,这些观众要的只是看电影这种娱乐方式而已,由此可见对于这部分观众来说就算电影院给他放屎一样的电影他也能看的津津有味,因为他根本没有分辨电影好坏的能力,但那有怎样?

电影在诞生之初根本不是什么艺术,就是一杂耍的玩意,本来就是拍给劳苦大众的看的,没有这些劳苦大众一张票钱一张票钱的支持,电影也不能走到今天,所以也没必要鄙视身边为烂片贡献票房的朋友。

看电影本来就是很私人化的事情,谁也没有必要因为自己喜欢看某一类电影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喜欢看烂片的朋友也是人,说不定人家日子过得还要比你好。

《黄金兄弟》感情戏特别薄弱,剧情更有些逻辑不通和明显的漏洞,比如在《延禧攻略》里大热的皇后娘娘佘诗曼主演的在非洲服务的无国界医生最后莫名奇妙的没有了下文,真是让人不解。这就是典型的剧情前后不接,虎头蛇尾,只为吊一下观众的胃口,不知道佘诗曼主演的医生和郑伊健这对恋人的爱情最后有没有开花结果。

当郑伊健,陈小春,钱嘉乐,谢天华,林晓峰这五位当年的古惑仔二十多年之后再次组团战江湖时,观众们的心情还是非常激动的,毕竟现在的人都有念旧的情怀。这次他们人到中年,有了更多成熟的人生感悟,他们说:“做兄弟,不仅要有今生,还要有来世。”

这就是岁月败给了友情。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比钱更重要的东西,钱这种东西够花就行了,挣到什么时候也没有个头,马上中秋节了,朋友们还是回家陪陪家人,这才是人生中更重要的东西。

电影节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原文地址:http://www.zambiecrew.com/2018/0923/30220.shtml

关键词: 兄弟 黄金 古惑仔

扫一扫关注“电影界”微信公众平台

扫一扫进入移动端浏览

责任编辑:水母